LME胜诉 “妖镍”风波迎终局 青山系下一站在新能源

发布日期:2024-03-12 22:21    点击次数:147

  11月29日晚间,据财联社消息,此前美国对冲基金Elliott因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取消镍交易而对其提起的诉讼,英国法院裁定Elliott败诉。至此,去年“妖镍”风波的番外篇也等来终局。

  近些年,在镍金属交易之外,青山集团加快业务向新能源产业链的延伸,从锂电池再到下游的户储赛道。日前,青山集团推动旗下唯一锂电池制造企业瑞浦兰钧赴港上市,试图布局第一家上市公司。

  “妖镍”风波终局

  时间回流到2022年,岁末年初之际,青山集团实控人项光达买入了大量空头头寸,一方面为对冲风险,一方面是认为青山集团的大幅增产将会拉低镍价。但在3月时,遭到了对手的逼空。

  3月7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镍期货价格直接创下新纪录,盘中最高涨幅为90.13%,达到55000美元/吨。次日,镍价继续飙升,日涨幅扩大至103%。最终短短两日,镍价暴涨248%,创下历史记录。

  然而,3月8日晚,伦敦金属交易所宣布将取消英国时间2022年3月8日凌晨0点或之后的镍交易,并推迟所有原定于3月9日交割的实物结算镍合约的交割。也正因此举动,3个月后美国对冲基金Elliott对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提起了诉讼,索赔4.56亿美元。

  当时有传闻称,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商嘉能可集团在伦镍上对青山集团进行逼仓,要求取得印尼某镍矿60%股份。也有业内人士称,青山控股持有的镍空单达20万吨,青山控股若无法及时进行镍期货实物品种交割,那将承担巨额亏损。

  彼时,青山集团的回应称,“外资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当前仓位和经营都没有问题。”

  风波持续到3月15日凌晨,青山控股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重要声明》,其中提出青山集团已经与由期货银行债权人组成的银团达成了一项静默协议。

  在静默期内,青山和银团将积极协商落实备用、有担保的流动性授信,主要用于青山的镍持仓保证金及结算需求。在静默期内,各参团期货银行同意不对青山的持仓进行平仓,或对已有持仓要求增加保证金。作为协议的重要组成部分,青山集团应随着异常市场条件的消除,以合理有序的方式减少其现有持仓。

  一个星期后青山集团危机缓解,3月16日,LME镍合约也开始恢复交易。

  根据摩根大通财报披露,提及与镍交易相关的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亿元)亏损,是为了给交易对手敞口进行信用估值调整。青山集团也在后来缩减敞口,彻底渡过危机。

  青山系下一站在新能源

  作为世界“镍王”的青山集团一直专注主业,目前公司以金属镍为基础同时也在不断向新能源下游行业延伸。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兴起,镍作为动力电池的重要原材料,成为各大企业竞争的对象。自2017年起,青山系开始新能源布局,进入电池领域,次年公司与广汽集团等企业签署合作,致力于打造动力电池全产业链。

  事实上,虽然青山集团本身规模超过千亿,也曾作为重要合作伙伴出现在多家上市公司的销售体系中,但到目前为止青山集团旗下还没有控股任何一家上市公司。此前,青山集团两次推动旗下唯一的锂电池制造企业赴港上市,若瑞浦兰钧成功登陆港交所,则可能成为“青山系”第一家上市公司。

  在青山集团决定布局新能源的这一年,青山系实控人项光达发起设立瑞浦兰钧。据招股书显示,瑞浦兰钧是一家锂离子电池生产商,专注于锂离子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产品的设计、研发、制造以及销售。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青山集团控股51%的子公司永青科技合计控制瑞浦兰钧已发行股份62.6%的表决权股份。其中,永青科技直接持有瑞浦兰钧50.4%的股份,同时其全资子公司瑞途能源为温州景锂普通合伙人,永青科技则通过控制温州景锂间接控制瑞浦兰钧12.2%的股份。

  最终,项光达、青山集团、永青科技、瑞途能源、温州景锂、浙江青山和上海鼎信共同为瑞浦兰钧的控股股东。

  而几乎是入局新能源的第一步棋,青山集团对瑞浦兰钧可谓全方位“关照”,不仅为其提供原材料销售,同时也向其购买锂电池产品,并作为“纽带”给瑞浦兰钧拉来了客户。

  在招股书中瑞浦兰钧提到,2023年至2025年期间,公司将对永青科技及其联系人采购原材料的年度计划上限分别确定为38.25亿元、111.25亿元和166.42亿元,较目前的交易额有很大的增长。同时,按照瑞浦兰钧预计,截至2023年,公司向青山集团等关联方销售电池产品的交易总额将增加至约41.04亿元。

  不仅如此,据招股书披露,青山集团、永青科技及其控制的青拓镍业均在近年对瑞浦兰钧提供了大量借款进行“输血”。2020年至2022年期间(以下简称“报告期”),瑞浦兰钧及其附属公司从关联方收到的贷款分别约为4.64亿元、52.7亿元和21.84亿元。

  同期,瑞浦兰钧偿还的贷款金额分别1.35亿元、33.42亿元和47.5亿元。此外,永青科技以及其他多家项光达控制的企业还为瑞浦兰钧的大额银行贷款等进行了相应的担保。

  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瑞浦兰钧仍然未摆脱亏损状态。2022年瑞浦兰钧营收规模达到146.48亿元,较2020年的9.07亿元增长数十倍。但同时公司亏损额从5327.9万元扩大至2021年的8.04亿元,2022年收窄至4.51亿元。三年时间瑞浦兰钧累计亏损额超过13亿元,至今还没实现盈利。

  即使背靠大树,瑞浦兰钧作为行业新人也依然受着交易对手的制约。瑞浦兰钧曾表示在2021年11月之前,公司并无议价能力,公定价政策并无价格调整机制。在电池厂商日益内卷的市场中,瑞浦兰钧独立生存能力令人堪忧,到目前为止,瑞浦兰钧的上市之路还没能通关。

  另外,在锂电池的下游,青山集团通过麦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麦田能源”)布局了户储赛道。今年8月,麦田能源上市辅导备案获证监会受理,这家户储赛道的独角兽也开始谋求IPO上市。目前来看,江苏麦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麦田能源29.4853%股份,青山集团旗下的永青科技为其第二大股东。

  与此同时,2020年7月,青山控股投资的上海兰钧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兰钧”)正式注册成立,其主要从事先进车用和储能锂离子电池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22年2月,东风汽车集团重卡车型将上海兰钧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列为定点合作单位,由后者为东风汽车指定车型配套生产动力锂电池。